Tuesday, March 18, 2014

越南富國島專訪波音客機飛行員:失聯很蹊蹺

【獨家】富國島專訪波音客機飛行員:失聯很蹊蹺
亞太日報(新華社創辦)
3/12/2014

    亞太日報越南富國島3月13日電,亞太日報特派記者在越南富國島國際機場偶遇一位波音客機駕駛員,他與記者分享了作為職業飛行員對於馬來西亞失聯航班MH370事件的一些個人看法。   這位來自德國的某歐洲航空公司(要求記者不能透露公司名稱,本人也必須匿名,以下化名漢斯)飛行員漢斯平常駕駛的是波音737系列客機。他認為,一架先進的波音777客機在萬米高空瞬間消失,這幾乎是不可能的。

  漢斯與幾位德國從事空中交通管理工作的朋友一周前來越南旅遊,在富國島度假期間從媒體上得知了馬航MH370航班失聯的消息。  

“我和幾位空管的朋友這幾天都比較關注這次的事件,我們也覺得波音777飛機從雷達上消失瞬間失去聯繫是一件很蹊蹺的事情,”漢斯沒有穿制服,而是穿著一件短袖花襯衫,胸前掛著一幅太陽鏡,一副度假的樣子,但談起馬航航班失聯的事情一下子變得非常嚴肅和認真。   

  3月13日,在馬來西亞吉隆坡國際機場,市民在觀景區交談。亞太日報特派記者何靖嘉攝 

http://easss.com/travel

    蹊蹺一:多種通訊工具都沒起作用

  漢斯說,設計先進的波音777客機上有三種獨立運作的通訊系統:“飛機通信定址與報告系統”(Aircraft Communications Addressing and Reporting System),高頻和甚高頻無線電系統,以及應答機系統。  

“飛機通信定址與報告系統”上世紀八十年代以後被世界上各主要航空公司所應用。飛行員可以通過這種系統將機上情況隨時報告給航空公司、地面空管人員以及使用這一系統的其他飛行器。  

漢斯說,除了有兩套比較先進的“飛機通信定址與報告系統”以外,波音777客機還配備有兩套高頻無線電、三套甚高頻無線電通訊系統,這五套無線電系統都是常規的無線電通訊方式,而且都是相互之間獨立工作的。  

除了上述方式以外,漢斯說,民航客機上都還配備有一種“秘密”的通訊工具——應答機(Transponder)。他說,在飛行過程中,地面航空管制員會通過無線電通知飛行員分配給他的應答機代號,比如:“馬航5101,應答機0363”,飛行員就在飛機上手動輸入應答機代號0363,之後航空管制員的雷達螢幕上就會正確顯示該飛機的身份資訊。  

四位元數字的應答機代號,其中一些組合帶有特定的含義,比如,當一架飛機遇到被劫持的情況,飛行員只要在應答機上手動輸入“7500”,地面空管的螢幕上就會顯示這架飛機被劫持的資訊。如果飛行員輸入“7600”,則地面就會知道飛機遇到了通訊故障。  “飛行員手動輸入應答機代碼只需要花2秒鐘的時間,”這位德國飛行員說。“三種通訊工具獨立工作、互為備份,馬航飛機失去聯繫之前竟然毫無徵兆和消息,這的確是蹊蹺的事情。”

3月13日,馬來西亞空軍人員在馬來西亞蘇邦軍用C130運輸機上拍攝照片。新華社發

蹊蹺二:萬米高空有充足的時間和高度來解決問題

  漢斯介紹,波音777是一種雙發寬體客機,採用的是來自通用電氣、羅爾斯·羅伊斯以及普拉特·惠特尼這三個廠家生產的發動機。他說,不論是哪個廠家,波音777配備的都是大推力渦輪風扇發動機,可以在起飛以後30分鐘爬升到30000英尺的巡航高度。  

也就是說,如果馬航MH370航班是在起飛45分鐘後失聯,那飛機應該是在萬米高空。如果一個發動機停車,另一個發動機足夠飛機飛行;即使兩個發動機都停車,波音777客機利用勢能可以在方圓150海裡範圍內滑翔。  

漢斯說,即使三種通訊方式全部失靈、飛機在空中失去動能,飛機從萬米高空自由落體下墜也是需要一些時間才會墜毀的,MH370的駕駛員有足夠的高度和時間來處理空中發生的特情,至少可以讓飛機滑翔一段距離,以儘量減少撞擊的損害。因此,突然從雷達螢幕上消失,這是十分蹊蹺的。  

即使是遇到機械故障在水面迫降或已經墜毀,波音飛機上的應急定位發射機(Emergency Locator Transmitters)也會自動發射求救信號,而至今未能有任何方面得到確切消息說接收到任何信號。

 蹊蹺三:恐襲說?劫機說?蟲洞說?

  漢斯告訴記者,多國組成的搜救力量迄今為止都沒有任何確切的發現,而且各種資訊也是眾說紛紜,因此不能排除任何可能的情況。但如果是飛機被劫持的話,也是非常蹊蹺的事情。  

漢斯告訴記者,美國911事件以後,要想劫持一架客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從911事件中吸取的教訓之一就是,民航客機的駕駛室(cockpit)的安全性得到提升。目前,絕大部分航空公司的駕駛室都已經安裝帶有密碼確認的安全門

  對於網上近期盛傳的失聯航班駕駛員曾邀請乘客進入駕駛室的報導,漢斯認為除非駕駛室內的人主動行為,否則駕駛室外的人要強行進入是很困難的,在很短時間內完成更是不可能的。  

“現在很多航空公司飛機的駕駛室都帶密碼鎖,門外的人如果要進入必須與駕駛室內的人“對暗號”,驗證失敗就無法進入。”漢斯說。“如果飛機當時遭到劫持,劫持者很難進入駕駛室,就算劫機者進入駕駛室進行威脅,駕駛員在劫匪的眼皮底下使用應答機通風報信,劫機者也不會知道。”  

至於飛機遭遇恐怖襲擊爆炸一說,漢斯認為8日早晨起飛的這架MH370航班航線上有好幾個可以被利用的顯著的襲擊目標,因此也不能完全排除。但爆炸必然會留下大量碎片化的殘骸,麻六甲海峽和越南南部海域都是國際繁忙的航運通道,多個國家連日搜索竟然一無所獲,實在蹊蹺。  漢斯說,當然,目前為止他聽到的最為大膽的假說還是蟲洞說,MH370航班進入類似黑洞一樣的物質,這種情況下突然消失是有可能的。“誰知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