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30, 2015

毅行教父陳國強 :慢,才是成功開始!

大家最熟悉的陳國強KK在 香港經濟日報專訪中暢談他過去20年的毅行心得及傳承精神,節錄部分金句,值得大家慢慢咀嚼,細細體會:

「慢,才是成功的開始。快,就是失敗的源頭」
「我不是教人點去贏,我是教人忘記速度,享受跑步。」
「好多叻人都離隊了,但他們在外面教,我一樣開心,無關係。教室只要每一至兩隊有舊生,就幫輕我好多。這就是傳承之道,將跑步精神傳揚開去。」

http://easss.com/sports

**原文刊於《經濟日報》(2015   11月27日) **

毅行教父:慢,才是成功開始!
(採訪、撰文:經濟日報記者 梁穎勤) 
速度是跑手最大障礙 跑步宗旨強身健體

  「樂施毅行者2015」由上周五跑到周日,滿以為剛跑完100公里,毅行教父KK陳國強的腳怎也會有點風霜吧。誰知他說到興起脫下襪子一看,腳板底完全像剛做完牛奶浴那樣光潔,連半點腳枕也沒有。

  這一對20多年跑齡的「嫩足」,曾帶領寶蓮寺大和尚健釗師傅不需停步、一口氣跑上昂坪360市集,促成11月初「佛你跑」——寶蓮禪寺首屆越野跑。

還有帶領毅行教室學員、正生書院學生、各類病人、看似跑不動的人都一起跑。「我希望25年後,當我80歲時,能以5小時跑畢全馬。」他說,這紀錄在港暫時仍屬空白。

  人人都認為,跑步是一種競賽,但在毅行教室創辦人陳國強眼中,速度是毅行者中途退出的死因。「慢,才是成功的開始。快,就是失敗的源頭。」

領學生毅行 完成率100%
  今年毅行者有4,502人走畢100公里,完成率為88%。陳國強也有跟「遨遊人」組隊參賽,排名第9,但他一向最自傲的,卻是他帶領的學生,從來沒有一支退出,完成率是100%。

  周三晚上訪問一結束,陳國強就匆匆忙忙趕往沙田,教一班體力較弱的學生。當中有退休人士、家庭主婦、長者,都是認為自己跑不動,唔識跑,腳痛膝有事,腰椎勞損,三高四高者。

陳國強不無自豪地說:「他們最老的75歲。平均都近50歲。由最初幾百米,玩到10K(10公里),然後半馬,全馬。今年有些人連撒哈拉都跑埋。」都說強將手下無弱兵,可是這位強將卻要求弱兵們慢慢跑,緊記跑步的宗旨,是「強身健體」4個字。

有傷就停練 傷住操沒用
  有人叫他做麻辣教練,他不置可否,但聲明自己好多條件,「入得我門下,有3大死綫,一不可做大戲,篤篤撑(即是拎行山杖)。二不可擔遮,你出得來,預了會曬,我同你一齊曬,你行咁多,我只有行得比你多。三勿左包右紮,有傷就停練,傷住操根本沒用。

  他以魚缸打比喻,玻璃面有條細裂紋,你在外面不停黐膠紙,得唔得?

記者答,可以頂住一陣先,像奧運選手一樣。他權威地說:「記住,去到那個級數,是個競賽,是付出一生人一次為國家榮辱的競賽,但毅行者是慈善運動,贏了不怎麼樣,輸了也不會怎麼樣。」 

免費教人跑 叻人助傳承
  陳國強年年都有落場跑,不是只得一張嘴鬧人。講傷患,他最嚴重試過腳眼骨折暈倒跌落山路撞到嘴都歪了,「當年治癒我的醫生,今日已患老人癡呆,真是想起也心傷!」

正因為傷過痛過,他發誓深深鑽研跑步的精髓,掌握人體所有動作,知道怎樣跑才能有軀殼(有速度)又有靈魂(有策略有智慧)。「我想上天待我也不薄。現在我對住醫生都夠膽講自己的心得!」

  5年前他建立「毅行教室」,免費教人跑步,學生包括佛門中人、公司主席、街坊街里、弱勢社群、病患、正生學生。「我不是教人點去贏,我是教人忘記速度,享受跑步。」他說跑毅行者,不是學做F1車手,否則將來受傷,你會好後悔!足足20年,他以前的跑友很多已所剩無幾。「很多人都會託辭老了,不能再跑。」

  學員中跑得叻的,可留下帶教下一梯隊。「好多叻人都離隊了,但他們在外面教,我一樣開心,無關係。教室只要每一至兩隊有舊生,就幫輕我好多。這就是傳承之道,將跑步精神傳揚開去。」十多小時跑畢毅行的,可加入「遨遊人」,高一班。

  陳教頭嚴禁學生好勇鬥狠,戒速度。不過他的門生成績也頗可觀,一隊4人3個新丁,跑出21小時12分的紀錄。他鼓勵:做人一定要有理想,有信念,訂下目標(如20小時完成),就堅持邁進。「拎到獎與否不重要,但帶頭亦不可放軟手腳抖下先。明知會輸亦要盡力!」非常正能量。

跑步真諦 開心享受不受傷
  他笑言星期三晚上跟他練跑的40至50人,都已習慣風雨的洗禮,多酷熱多冷,都會準時由華富邨、筲箕灣、屯門甚至元朗準時現身沙田。

7點正上堂,絕不等人,9點前就會沖涼吃飯,留下吃飯的也有兩圍枱。每逢跑季,又會多一些「為參賽而跑」的學生來練。只不知道那些求快的人有多少聽得明陳國強的道理:「做人不是要無生命地去跑,無靈魂地去跑。要跑到好開心,好享受,不受傷,才是跑步的真諦。」

夠慧根明白這個道理的,寶蓮寺大和尚建釗師傅是其中一人,難怪他一次就學成跑步之道,一口氣跑上昂坪市集。「其實一開始他也不相信的。」陳國強笑說。

***********************

特訓68歲大師 跑上昂坪棧道

  本月初寶蓮禪寺首辦野外跑步賽,名為「佛你跑」。觸發點原來是大和尚跟KK陳國強的一次跑步訓練。

大師有慧根 「佛你跑」誕生
  話說寶蓮寺健釗師傅平日跑上昂坪棧道,都要停上十幾二十次。陳國強去年偶然得知此事,怕他不經操練易受傷,於是主動獻身問大師:「你信不信,你68歲人也可以一口氣跑上昂坪棧道?」大師也參不透,反正陳國強說:「你信我啦,只要你聽我講,不要駁嘴,也不要每事問,我寧願你留番啖氣跑畢全程。」

  臨起跑前,他更傲氣地說明,跑到尾段,可以加速。事實證明果真如此。記者打爛砂盆問到篤,想知道他傳授了大師甚麼秘密?他本說大師有慧根,轉頭又笑笑口道:「不就是放鬆囉。」

他說平日最憎記者要他埋位拍熱身相片,「拉筋那一套是小朋友做的,我們慢慢地跑,全身由靜到動,循序漸進,血管行到warm up晒,關節位鬆晒,條氣順晒,毛孔適應晒外間高溫。這才叫真的熱身。

始終人不可以像跑車般3秒幾加速。若夾硬踩行架車,將心肺谷盡,只會燒油門。但一旦熱了身,加速就很容易。」

破例陪跑半馬 賀70大壽
  他與大師常相約清晨5點作其「Early bird」晨操練跑,又約法互不稱對方為「師傅」,「我叫他健釗,其實好無禮貌,哈。我話:健釗,你知不知道運動是不分你我他,不分宗教信仰,是強身健體,成為一個恒常運動。」

佛你跑便是推廣這套哲學。生招牌便是健釗法師,學跑後血糖由10幾20度降至5度幾,成績亮麗。陳國強12月12日,會送大師一份70大壽賀禮:「只要他有信念,肯付出。」他會破例落場陪大師跑十幾年無跑過的半馬,「因為香港半馬公認最難,由萬宜北潭涌跑到東壩,難在好多上落。」完成香港半馬,就等於拿到全球半馬准跑證。事成之後再送他一次毅行者。(採訪:梁穎勤)

************************

跑步是藝術 要懂挺胸卸力

  陳國強今年55歲,下個月就退役。但遠看他跑步,根本就像電視劇中的帥哥,近看也有6塊朱古力色的腹肌,還有雪白光潔的腳板。他說:「跑步根本不應該受傷,因為跑步是種藝術,如小橋流水慢慢地、溫柔地跑,而不是死衝。」

  翻看大量他的跑步照,有一點最異乎常人的是,照片中的KK總是昂首挺胸筆直地細步跑。他說:「跑步時應該上身放鬆,鼻尖應與腳趾同一直綫,腳掌整隻平放地面。」
溫柔地跑 勿僵硬求快

  城市人100個中有98個都舉止僵硬,要教他們放鬆地跑步何其艱難?陳國強說關鍵在於「懂得卸力。」

  他幫忙醫治過的個案當中,100個膝痛者,有98個非關「膝頭哥」的事。成因正是身體僵硬,又貪求速度,要跑贏,卻渾然不知道自己肩頸硬、腰硬、膝頭僵直,故每跑一步,撞擊力都會由上而下,由腿側ITB筋腱,經膝蓋落到蹠骨及足底筋膜,又由下反射往膝蓋、腰及上身。網上就有不少資訊,探究跑手的噩夢。

  陳國強觀察過許多人,發現大多是睡覺時雙腳打開如八字,「這已是ITB筋腱拉緊的證明。正常應是躺下時雙腳如90度朝天指的。」

  就算是紀律部隊,算是較精英,若未過40歲已身懷大肚腩,也有可能是患運動不足或不得法。他指真正的運動不是要傷身,偏偏許多人都敗在好勝心,「長期勞損後被迫退役,便推說年紀大,有勞損。」看在陳國強眼裏,只是不敢面對傷痛,逃避現實之舉。(採訪:梁穎勤)

**********************

義跑賑災 2千里路傷和痛

  陳國強08年曾經為四川地震籌款,由香港義跑上北京,全程2,000多公里,跑足56天,過程中全身是傷,痛不可言。他說這是他人生中最大的反思,此後多跑超馬,包括跑馬路。

港跑上京 為08年川震籌款
  「每天跑40多50公里,磨到周身損晒,大腿側、屁股罅都血淋淋,不堪入目。連我是男人,卻磨到連乳頭都損到杯口般大,洗完澡讓它結一層薄薄的痂,翌日一穿上衣服又磨過,周而復始。」

  每天忘情地跑,靠手錶、鞋子晶片等計里程,可多不可少。其間上斜落斜不計其數,膝蓋位腫到難以置信,「在遼寧認識了兩位師傅,成為老朋友,初相識他們替我做治療時,也難忍男兒淚。

但我心想,我雙腳再痛,也痛不過地震災民被壓住雙腿等救援,或者災民喪妻喪子之痛。」他說當消防多年,又鑽研跑步多年,很清楚自己身體的承受力,單純磨損外傷,根本不是問題。

  其間跑到長沙、武漢等有機場之地,捐1萬元的捐款人可觀看跑者,及跑一段路,陳國強的老友便藉機來探望打氣,瞧見他屁股上的血地圖也譁然。

他說跑得辛苦,但不及陪着業餘的朋友「慢跑」辛苦,但既然承諾要做,一跑就要跑到尾,笑他傻的大有人在,但他只是淡然地說:「早就說跑步不是講體能,心態決定一切。」(採訪:梁穎勤)

-----------------

樂施毅行者‬ ‪‎OxfamTrailwalker‬ ‎otw2015‬ 毅行教室‬ ‪‎毅行者先生‬ ‎唔怕慢最怕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