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4, 2016

2016橫越臺灣國際超級馬拉松賽

記者郭魯剛親歷橫越台灣超馬 38小時跑一場相當於6個馬拉松的比賽
2016-04-05  杭州網

到底是什麼樣的感受?

246公裡,從杭州出發的話,基本可以到江蘇南通了。如果說到跑步,這個距離估計大多數人都會笑著擺擺手:“不可能,不可能。”但是就在上周末,快報記者郭魯剛就用自己的雙腳,把這個距離給丈量了。在246公裡的橫越台灣國際超級馬拉松賽上,他用了37小時54分05秒的成績順利完賽,在參加的83位選手中位列第12名。因為太艱苦,本次比賽246公裡全程組的完賽率不到四分之一。

近38小時的路程,他只睡了短短幾分鐘,完賽後他在朋友圈發的第一句話就是:“跑了這麼多全馬,第一次感受到原來一公裡這麼長。”超馬是個什麼感覺?郭魯剛親口告訴你。

  本報員工郭魯剛拿下超虐的橫越台灣國際超級馬拉松賽,成績為37小時54分05秒。  

本報員工郭魯剛拿下超虐的橫越台灣國際超級馬拉松賽,成績為37小時54分05秒。

起點:台中港 終點:太魯閣 橫越台灣超級馬拉松全程246公裡,海拔累計上升1萬多米。

起點:台中港 終點:太魯閣 橫越台灣超級馬拉松全程246公裡,海拔累計上升1萬多米。

水 泡

“襪子一穿上就濕了,然後腳底就磨起了一個大水泡。”

246公裡這樣的超馬,你想毫發無損地跑下來,幾乎是不可能的。本來就沒有太多賽前准備的郭魯剛,在100公裡開始就碰上了大麻煩,跑步的天敵找上了他,那就是——水泡。

郭魯剛說:“這邊白天天氣很熱,太陽非常大,照在柏油馬路上把馬路烤得熱熱的。加上這裡的天氣是又熱又潮濕,整個人非常容易出汗,我帶的所有襪子一穿上就濕了,然後腳底就磨起了一個大水泡。”郭魯剛後來還在微信朋友圈上調侃說:“真是我有史以來的最大水泡,襪子也都是被不明液體弄濕的……”

從100公裡水泡來襲開始,郭魯剛盡量忍著痛往前趕路,在到了200公裡的補給站時,當時的志願者告訴他,第二名選手就在他前面十幾公裡的地方。郭魯剛說:“我當時心裡還是打了一下算盤的,想要不要追追看,後來看看腳實在太痛,我還是算了吧。”

海 拔

“腳上和身上套了塑料袋休息,5分鐘不到直接凍醒。”

這次的橫越台灣國際超馬,也算是超馬裡“變態難”的一場了。雖然距離和著名的斯巴達超馬一樣,都是246公裡,但是海拔高出很多、總爬升超萬米的橫越台灣超馬卻難上很多。在賽前說明會上,就有一位當地跑友告訴郭魯剛,台灣這場超馬起碼比斯巴達那場難50%,還沒開始比賽,郭魯剛就笑稱:“已經嚇尿了!”

真正到了比賽現場,郭魯剛也是徹底感受到了海拔變化帶來的恐怖。“海拔高的地方,這個氣溫就很難搞。中午的時候特別熱,熱得我一度都感覺中暑了,人非常不舒服,後來用路線邊上的山泉澆了頭,慢慢才感覺回過神來,繼續趕路。”郭魯剛說。

你可千萬別以為海拔只有高溫,還有低溫呢。“到了晚上,這裡真是立馬變臉,雖然組委會強制所有選手帶羽絨衣,但是真到了深夜也真是‘然並卵’啊,”郭魯剛說,“我跑到200多公裡的地方實在困得不行,就想找個地方睡一會,旁邊幾個志願者給我腳上和身上套了塑料袋,本來想就這麼休息一下,結果5分鐘不到直接凍醒,最後沒辦法只好繼續上路,人還冷了下來,真是不值得。”

記者郭魯剛親歷橫越台灣超馬 38小時跑一場相當於6個馬拉松的比賽
2016-04-05 07:05:10 杭州網
頭 盔

“我在最後一段路就是戴著一個騎行頭盔跑完的。”

橫越台灣國際超馬這次其實是第二屆,但是真正完成這項賽事的卻只有這屆的選手,因為2014年的首屆比賽就因為當地天氣問題,中途讓所有選手都撤了下來。這項比賽不只有高海拔,有變態爬升,路線的不確定安全性也是一大難點(山上會有碎石落下)。其實就在比賽開始前的一天,比賽中還有部分線路處於封鎖狀態,還好比賽當天天公作美,大家才有機會順利完賽。

郭魯剛說:“就因為這個比賽線路的特殊性,所以組委會要求所有選手必須准備頭盔。我在最後一段路就是戴著一個騎行頭盔跑完的。所以在比賽衝線接受花環後,所有照片裡都有個頭盔搶鏡,感覺怪怪的。”

■知道一下

什麼是超馬?

超級馬拉松,簡稱超馬,距離超過標准馬拉松42.195公裡的賽事,都稱為“超馬”。超級馬拉松通常分成兩種,一種比固定時間內跑動距離,另一種則固定長度,超馬常見的距離有50公裡和100公裡,其中100公裡有國際田徑聯合會承認的世界紀錄。而橫越台灣國際超級馬拉松賽246公裡組,差不多相當於6個馬拉松的距離。

與人們熟知的傳統馬拉松相比,“超級馬拉松”的超級之處,在於距離更長,所經路途更為艱辛,是一項超長距離的極限運動。

■賽事組織

當地人很熱情,路標很崩潰

作為由本報主辦的杭州西部越野賽的賽事總監,郭魯剛除了跑馬看風景,也會對這個賽事組織多留個心眼。關於這次的橫越台灣超馬賽,郭魯剛這樣評價:熱情很高,路標很崩潰。

要說這次給他留下最深印像的,絕對是當地人的熱情。郭魯剛說:“比賽本身的組織其實並不復雜,他們沒有豪華的補給,沒有高大的拱門,在起點大家也就是聚一下就直接出發。但是沿途的熱情卻超過我的想像。”無論是開車還是騎著機車經過他們旁邊的人,都會慢下來問上一句:“你們這是在參加比賽嗎?”當獲得肯定答案,並且知道大家是參加246公裡這樣的超馬選手時,會毫不吝嗇自己的贊美之詞。“聽著感覺很暖,好開心。”郭魯剛說。

當然有優點也有缺點,比賽全程只有兩個手都數得出來的路標,這對於從外地趕過來參賽的郭魯剛來說,陷入近乎崩潰的狀態了。“對於當地人來說可能還好,我們外地過來的真的是崩潰了。主辦方給出的官方答案是,你們既然來參賽,路你們肯定自己會探好。”郭魯剛說。

記者郭魯剛親歷橫越台灣超馬 38小時跑一場相當於6個馬拉松的比賽
2016-04-05 07:05:10 杭州網
■誰在跑

好羨慕那位穿人字拖的跑者

這麼“變態難”的超馬賽事,你一定認為只有專業或近專業人士,配備一身超專業裝備,年齡在20-30歲左右的男性來參賽。

郭魯剛看到的卻並非如此。比賽前的說明會上,他發現有五分之一的女性跑者;參賽者的年齡也在40-60歲之間,246公裡組別的有位62歲的跑者。

比賽中大家的裝備也和杭州越野比賽裡看到的大相徑庭:水瓶是不鏽鋼保溫瓶那種,放在一晃一晃的背包上,或者直接手上就拿瓶礦泉水。比賽裡還有看到穿人字拖的,也是佩服他們真會玩!正午時分,太陽直曬的水泥地面氣溫相當高,腳感覺都快要被烤熟,郭魯剛特別羨慕穿拖鞋的跑友,因為“隨時可以放進山泉水裡冰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