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ly 14, 2013

韓亞空難遊學團調查:收費近3萬中介層層轉包

韓亞空難遊學團調查:收費近3萬中介層層轉包
2013-07-15 
中國青年報|

目前,不少質疑指向參加江山中學此次為期近半個月的夏令營費用,認為太高。

  7月14日18時,家長、媒體、政府官員以及江山中學學生等在江山中學迎接遊學團。

 夏令營協議第三頁。

  劉易芃,外號叫「大炮」。

  她昏迷後,江山中學貼吧裏的同學們一直在不斷地為她打氣,一位好朋友發帖,「剛剛阿凳哭了,我錄了音,你回來我就放給你聽!!!!一定要好好的呀」。

  但同學們傳遞的能量最終未能使她醒來。美國當地時間7月12日下午3時許,舊金山總醫院舉行新聞發布會,新聞發言人宣布韓亞航空客機失事中受傷的一名中國學生傷重不治去世。這名中國學生就是劉易芃。她成為「7·6韓亞空難事件」的第三位遇難者。

  7月5日,劉易芃和她江山中學高一遊學團的同學乘坐韓亞航空OZ362從上海浦東國際機場出發,經首爾轉乘韓亞航空OZ214前往美國舊金山。舊金山時間7月6日11時28分,OZ214在降落時發生意外。尾部撞擊地面時的強大衝擊力將劉易芃的同學葉夢圓和王琳佳甩出機艙,兩人當場遇難。

  7月13日,江山中學遊學團師生搭乘中國國際航空CA986航班踏上了回家的路。在美國陪同處理善後的葉夢圓的堂姐發了一條微博,「兩位母親,每日無法入眠。當看到其他孩子準備回國時,她們再次抱頭痛哭。看得我心都碎了。」她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目前家屬還沒有看到調查報告。

http://digcan.com/travel

  學校與中介合作組織,帶隊老師免費

  這次遊學,是江山中學與鎮江博悅國際交流谘詢服務公司(以下簡稱「博悅國際」)合作組織的,這樣的合作已經持續了7年。

  2005年前後,教育部提出進一步擴大教育對外合作與交流。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江山中學決定加強國際交流,開拓學生的國際視野和提供國際理解教育。

  虞國平與江山的淵源即始於此,彼時他回國,朋友請他到江山做講座,「講講在國外讀書、教育方面的事情,得到信任。」由於與江山的人交往非常愉快,有了做國際交流的想法後,他主動和江山中學聯係。

  2006年,江山中學與博悅國際正式合作,簽署框架協議,協議中主要是關於合作意義等大方向的內容,「不涉及具體行程安排」。

  雙方的合作一直持續至今,三年一續,其中2008年框架協議續約了一次,2009年因禽流感不允許出境中斷了一年。最近的協議期是2011年12月9日至2014年12月8日。

  江山中學常務副校長鄭利明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這7年中並沒有發生過事故,「這麼多年以來活動的效果都很好,學生家長都滿意,所以才一直續約」。

  中國青年報記者在江山中學采訪到的大多數學生都知道這個活動。「只有高一升高二的這個暑假才有這麼一次夏令營」,在張美(化名)即將升入的高三班上,就有兩名同學去年參加了這個活動。

  「學校發了傳單,然後我們帶回家給家長看,家長同意了就可以報名,學校和家長簽協議,然後再告訴我們一些注意事項」,2012年參加了遊學的劉文(化名)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

  2012年的那次遊學,是江山中學有史以來參團學生人數最多的一次,有56名學生和6名帶隊英語教師。此外,博悅國際負責人虞國平及另一名工作人員也跟團。參團的劉文說,帶隊的英語老師主要是「保證學生安全,讓我們統一集合,還有介紹景點等等」。

  遊學團的航空公司同樣是韓亞航空,在首爾轉機,經舊金山,最後到達洛杉磯的大學城附近。夏令營的團費是28800元,博悅國際提交給美國駐上海領事館的簽證申請材料顯示,項目中學生所付費用包括學費、機票、醫療保險和住宿。

  項目由加州州立大學北嶺分校提供邀請函,包括英文課程、美國文化活動和短途旅行,自2012年7月5日起,為期兩周。

  英文課程和講座、住宿和短途旅行由加州州立大學北嶺分校委托當地的信用教育中心(Extra Credit Educational Center)提供。劉文和其他同學、老師們一起被安排在該中心的宿舍裏,「本來說是寄宿在當地人家裏,後來說人太多了,一間間找起來太麻煩,所以安排了兩人一間的宿舍」。

  夏令營主要是見識遊玩,「上午上課,下午參觀,晚上休息。上課就是簡單講講,挺好玩的,我們去了洛杉磯的景點,參觀了學校、公園」,劉文說去年去的同學都「蠻滿意的」。

  2013年江山中學英語與文化夏令營的報名是從2013年3月1日開始的,每個班的英語老師將宣傳單發給學生。費用為29300元,含簽證費。

  此次參團的張亞(化名)回憶,在上學期半期考之前,英語老師在班上通知了夏令營的事情,並給每位同學發了一張兩頁A4紙大小的宣傳單,「介紹了夏令營的價格、行程等內容,大概是幾天舊金山、幾天洛杉磯,景點包括斯坦福大學、迪士尼樂園等等,住宿是民居。」他說,當時家長對行程較為滿意,很快就同意報名。

  這種遊學模式中,高額的費用首先被拷問,學校的參與,讓很多人聯想,學校沒準兒也從中分了一杯羹。

  「學校只是起到一個牽線搭橋的作用,我們組建了一個平台。」鄭利明說,「協議是家長和中介簽,費用也是直接交給中介,沒有經過學校這一關。」

  「當時有好多家公司主動聯係,給了很多不同的活動方案,經過仔細比對,我們覺得虞國平不是一個完全看利益的商人,他想做教育,多年在美國持有綠卡,報的費用、行程都是比較合理的,所以選了他的公司。」鄭利明對中國青年報記者說。

  目前,有一個猜測已經被證實,江山中學遊學團的帶隊老師是不需要繳納任何費用的。

  據鄭利明介紹,由博悅國際聘請學校熟悉學生的英語老師帶團,「主要是為老師支付機票和住宿,沒有報酬。因為英語老師、班上老師最了解學生的情況,他們考慮到這是對學生最好的管理辦法,所以選擇聘用老師。」「學校和中介沒有任何利益牽扯,經得起考驗。」

  另根據該中學一位英語老師的說法,每個英語老師只能去一次。

  關於為何聘請江山中學的老師帶隊,虞國平說:「一是因為我了解他們,我認識他們很多年;二是因為學生、老師相互有所感知,尤其在不同環境之下,溝通啊,安全啊,可以更好地照顧。」

  「我們的遊學項目,國內和國外的主體都是學校,是百分之一百在學校裏面做的。」虞國平補充道。

  江山教育局相關負責人同樣表示,學校老師接受中介的委托帶隊,一般的遊學基本上都是這樣處理。「除了這種方法外也沒有更好的方法,以學校的財力和財政對教育的補貼是沒辦法幫老師付錢出去的。」

目前,不少質疑指向參加江山中學此次為期近半個月的夏令營費用,認為太高。
  遊走在灰色地帶的中介

  空難發生後,夏令營的規範問題被特別指出後,浙江省教育廳外事處處長、省教育國際交流協會秘書長舒培冬很快表明態度。他曾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從工商注冊的登記資料和經營範圍來看,承辦此次夏令營的「鎮江博悅國際交流谘詢服務有限公司」從事項目為「教育谘詢、培訓」等,明顯不具備承接夏令營等出國遊學活動的資質。

  在江山中學校長辦公室,鄭利明向中國青年報記者出示了學校與博悅國際所簽署的框架協議及證明承辦方資質的相關資料。其中包括博悅國際的工商登記資料,美國地接旅行社天益遊和納美的登記資料與年檢報告等。

  目前仍身處舊金山的虞國平在電話專訪中這樣回複中國青年報記者:「資質方面,我深信不疑,我們不僅沒有問題,而且很有資質……不管是市裏面的文件,還是我們實際的能力、運營、做法,或者我們參與中國這個行業的建設、開發和發展等等,我們不做,誰做?旅遊公司有這個資質嗎?」

  「我們這樣的人開發了這個領域,成長了這個市場,也適應了中國的教育尤其是課外教育、學生成長的需要。」虞國平說。

  「無論從專業、價錢和做法上,我們是問心無愧的。我們是做事情的人。我本身是讀工科,在美國學的是文科,工商管理。不管是加拿大、美國還是上海、浙江、江蘇,都能夠從零做起,做起來,靠的就是這種投入,真正的對事情的投入,而不是歪門邪道。」

  他隨後補充道:「我們(注冊)的名目就是做國際交流,做的事情也就是國際交流,在這個意義上講,這就是最好的資質。」

  2012年4月27日,教育部、外交部、公安部、國家旅遊局四家聯合發布了《關於進步加強對中小學生出國參加夏(冬)令營等有關活動管理的通知》。

  該文件規定,主辦單位要全面做好組織工作,不得以營利為目的;要認真審查合作的境內外組團機構的資質,簽署合作協議,細化活動安排,並指派專人隨團負責團組工作;要與學生家長簽定委托協議書,明確各方的權利義務,細化安全保障和保險理賠等涉及學生切身利益的事宜;承接出國夏(冬)令營等活動的旅行社應當具備國家旅遊局許可經營出境旅遊業務的資質。

  對此,虞國平給出了自己的觀點,「每個人都在講資質,連根本不相幹行業的人都在講資質。首先的問題是你有沒有資質。但浙江省教育廳或者江蘇省教育廳,他們不知道什麼叫資質。」

  「因為中國根本沒有資質。從空而降一個資質,四部委的東西只是指導性的文件,沒有向省教育廳報備所以沒有資質?但是文件是一層一層通過地區、通過縣市教育局下發的,我們向縣教育局報備了。但教育廳說沒跟我們報備,不算!」說到這裏,虞國平有些激動,提高了音量。

  如果說,組織者的資質、報價是否虛高或遊學最終的效果等,都不是報名學生和家長最在意的話,此次空難凸現出的安全管理漏洞,則是遊學亂相反思中最不可繞過的。

  記者在江山市機關效能110對話平台上看到了一份投訴到江山市紀委、名為「江中組織學生美國夏令營有問題」的信件,其署名為「江山學生家長」,發布時間為2012年4月12日。

  投訴指出:「作為由校方組織的活動,迄今為止,我們一是沒看到過一份由校方出具的、包括參加夏令營活動學生的條件、參加學生家長必須提供的有效證件、夏令營活動的主題、活動內容、活動時間安排、活動負責人、帶營老師、費用組成等內容的、由校方加蓋公章的規範性活動簡章」;「二是沒聽到過校方關於與學生家長簽訂夏令營活動期間學生的活動安全全程監護責任書的承諾與文本。」

  該投訴還提到,「整個活動頗象秘密偷渡。我們有理由認為,這是校方在玩躲貓貓法,即為推卸外出安全責任打伏筆」。

  江山中學於4月17日作出回複,稱博悅國際為美國加州州立大學中國代表機構,「針對該家長提出的』安全全程監護責任書』一條,博悅國際要為每個學生購買旅行醫療保險和旅行安全保險。學校已與博悅國際交涉,希望對方再與相關家長簽定』安全協議』,此事正在商議中。」

  記者在專訪虞國平時向他詢問過這個投訴是如何解決的,虞國平稱對投訴並不知情,因為沒人告訴他有投訴,「有可能有投訴,因為後來安全條款確實提出來了。」

  江山中學的回複中還強調,「本次夏令營活動是家長、學生的自願行為,學校從沒有強迫家長或學生參加該活動,如家長或學生因自身原因不願參加本次活動,可以選擇退出。」

  在中國青年報記者就此谘詢教育局的意見時,鄭利明出示了校方提交給教育局的活動請示報告、安全預案、報備以及相關的突發事件緊急預案,教育局作出關於開展活動的意見批複後,夏令營活動才展開。「這個投訴是我們處理的,投訴確實幫助我們完善了工作」,鄭利明說。

  最終,《夏令營服務協議》中細化了「安全保障措施」的整個環節。

  夏令營服務協議》是整個遊學項目中家長和中介簽的一份正式協議。合同的甲方是赴美學生的家長,乙方為博悅國際。

  根據中國青年報記者獲得的一份《夏令營服務協議》,「安全保障措施」一欄包括三點,「安全意識的宣傳」;「管理、監督」以及「乙方將以其名義為夏令營參加人員購買相應的醫療和安全保障,並結合團隊情況進行相應的支配和安排。相關的標準不低於市場同類服務。」

  此外,協議第六條規定,「甲乙雙方的不可抗力免責條款參照同類行業常規慣例進行。」

  對於此次空難將怎麼處理退款和理賠,虞國平說會跟學校聯係,「我回到國內以後首先會從這方面展開工作。我會到江山,接觸市政府,到底怎麼安排目前還不知道,但我答應過一定會去,就這些問題進行溝通和討論。」

層層轉包

  目前,不少質疑指向參加江山中學此次為期近半個月的夏令營費用,認為太高。

  據了解,江山中學師生在舊金山的三天兩晚行程都由一家名叫天益遊集團的地接旅行社安排。該旅行社總裁郭朝音日前接受媒體采訪時透露,江山中學赴美暑期遊學團是一家名為「納美」的旅行社轉來的團體訂單。

  對此,虞國平稱與納美的合作主要是從舊金山去往洛杉磯的行程考慮,「因為我們先到舊金山,買不到去洛杉磯的機票。我們只不過是用它負責從舊金山到洛杉磯這段的旅行。它有資質。我不能把詳情討論太多,因為涉及商業機密,可能引起官司。」

  「納美是不重要的,這是一個安排,有專業的公司我放心,這是多一個保障,我願意多付一點錢。有任何人說不能有不同規則、不同的組合嗎?」虞國平反問道,「這個世界本身就是一個有機的組合。」

  郭朝音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說,一開始並不知道該中學35人是一個遊學團,在接待上給予普通遊客同樣的旅遊安排,沒有特殊區別。該中學35人按計劃乘坐55人座的大巴,和另外20名散客一起在舊金山旅遊,每人三天兩晚的費用是120美元,包括住宿、交通及景點門票費用。算上餐費和小費,在舊金山三天該遊學團人均花費約200美元。

  對此,虞國平說,他講的都是假的,他打電話向我道歉了。

  江山市教育局此前聲稱該遊學團計劃前往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斯坦福大學等名校,與美國學生結對開展活動。但據天益遊透露,在斯坦福和矽穀的考察基本上與普通遊客一樣,只在門口拍照留念,沒有交流活動。

  中國青年報記者查詢了納美和天益遊的官方網站,網站顯示美國西部為期10~15天以上的報團價格,通常在1000美元(約人民幣6000元)左右,參觀景點包括斯坦福大學、黃石公園等地。工作人員介紹說,該價格不包括往返機票,僅為住宿、部分門票的費用。同時,這是「散客團」的價格,參團者並不來自同一個單位。

  與散客團對應的是獨立團,即參團者都由某個單位的人員構成。江山中學的35人夏令營顯然屬此類。由於獨立團的參團者往往偏少,且多需另行設計行程,價格往往更高。「按照經驗,可能會比散客團高30%~40%,但不保證一定如此。」7月13日,納美旅行社工作人員張銘向中國青年報記者推算。另一名工作人員則稱,如果參團人數過少,某部分的費用甚至可能會比散客團貴兩三倍。

  那麼,這兩家與江山中學夏令營存在聯係的旅行社,是否有資源邀請美國名校教授、學生前來交流?記者以中國某教育公司的名義向上述旅行社谘詢,得到的答複是:「難以聯係到教授、學生見面交流」、「只是進校園參觀,通常是兩三個小時」。

  張銘則表示,納美旅行社此前曾和紐約一所私立大學有過接觸。「如果活動計劃在東部舉行,這所大學可供『交流』,紐約及其周邊的名校可供『參觀』。如果時間寬裕,還能夠加進尼亞加拉大瀑布等景點。」

  張銘特別提及,如需要,行程中可以設計在某私立大學校內住宿2天,同時爭取約一些師生交流。

  不過,大學之外的住宿通常位於半郊區或近市區,以紐約為例,下榻的賓館可能距曼哈頓35分鍾車程。上述旅行社多名工作人員還稱,他們一般不提供Home Stay(寄宿)的服務。

  有媒體報道,天益遊集團負責6日在舊金山機場接機,隨後帶團至洛杉磯,參加西穀基督學校的夏令營活動。西穀基督教學校南加州西穀基督學校的負責人斯瓦雷斯(Derek Swales)表示,他的學校只為這個夏令營提供教室設施,而教師、學習內容、聯係寄宿家庭、遊覽計劃等,均由中國的留學中介公司負責。學校只收取每個中國學生每天4美元的費用,用來繳納水電和教室的費用。

  Derek Swales在回複中國青年報記者的郵件中表示不能提供費用方面的細節,「但是可以肯定的是,除此之外還有其他的成本沒有公開。我知道這個夏令營活動有多方參與,我確信他們是做了很多功課才找到我們。我們是服務夏令營的安全的好地方,承辦過很多兒童活動。我不能公開討論經費問題。」

  根據協議,費用包含:夏令營活動中的簽證費用、學校申請費;在美國的食宿費、每天集體組織的上學、外出、旅遊活動的交通費用。在美國的旅遊及文藝活動和設施租賃費用;在美國的醫療和安全保險費用;夏令營活動中國內往返浦東國際機場的費用;機場建設費以及雙方約定的其他費用等。

  「我們的行程裏面,比如說上課,有和美國學生的互動,體育項目比如棒球賽,美國社會的交流和文化體驗,還有一些我們感興趣的,像環球影城、迪士尼等一些洛杉磯地區的相關景點,或文化性的內容,不是一個純粹的旅遊。」虞國平對中國青年報記者解釋。

  虞國平說,「如果按照學生來算成本,會得出一個數據。但也要去掉我到舊金山的機票,當地的美方接待,以及項目前期工作的花費。這次他們7月6日來,我提前一個禮拜就來了。這都需要錢。」

  針對媒體指出中介選擇韓亞航空是因為票價便宜這一說法,虞國平予以否認。他表示,聯合航空、韓亞航空、中國國航,他們都曾經坐過,選擇哪家航空公司是由飛機票能不能買到決定的。

  他說,暑假非常不好買飛機票,今年4月以後就沒有團票可買了,而這次是4月才報名。「韓亞航空公司給我們飛機票,我們買,是很正常的事情。從成本這個角度也符合我們項目。有沒有票是最關鍵的。」

  談到這次事故的責任,虞國平說,「我問心無愧,我們是正常的、常規的做法。這只是一個偶然性的事故。」

  本報浙江杭州、江山7月14日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