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24, 2016

“國際大咖”為何會跑來西樵山?

“國際大咖”為何會跑來西樵山?
2016-06-17 南方都市報

未來兩個週末,西樵山都將沉浸在馬拉松的狂熱氣氛中:6月18- 19日,國內首場IA U認證的24小時超級馬拉松在西樵山國藝影視城內開賽;6月2 6日,南海區首場半程馬拉松將在環西樵山的賽道上舉行。

http://easss.com/sports

誰在籌劃這場運動狂歡盛宴?跑足24小時的極限比賽對場地有什麼要求,需要什麼特殊保障?4 0 0 0人規模的半馬,這21公里的路程測量有什麼新想法?日前,南都記者走訪賽事總策劃方,揭秘熱鬧馬拉松背後的“小動作”。

●超馬

刷盡“人情卡”邀請大咖

“這幾年中國也舉辦了很多場超級馬拉松,但能夠獲得IA U ((國際超級馬拉松協會)認證的就只有西樵這一場”,香港超級馬拉松協會秘書長暨本次賽事策劃指揮朱鼎良介紹,本次“超人”跑手們在西樵24小時超級馬拉松創下的成績,將被記錄為中國紀錄。這相當於在中國參加一場考試,拿到的是國際文憑,能更加順利地參加國際級的賽事。

這對於大部分選手來說,無疑是極具吸引力的,但要請動成績斐然的國際頂尖選手,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朱鼎良為此打了不少“人情牌”。他的另一重身份是香港國際馬拉松代表隊的負責人,在過往的很多國際超馬比賽中,他與很多國家和地區的代表隊都建立了聯繫,這次決定在西樵山辦超馬比賽的時候,他就向蒙古、澳大利亞、意大利、匈牙利等代表隊發出了邀請,並很快地得到肯定的答覆。

國際冠軍級別的選手,我也無能為力,只能通過在匈牙利國家隊任教的師姐幫忙牽線聯繫”,朱鼎良介紹,像2015女子世界超馬錦標賽冠軍、美國國家隊隊員Katalin Nagy、南非男子超馬冠軍Jacob Johannes這類明星級選手的邀請,“幾乎刷盡了‘人情卡’,但這樣賽事的水平能提升上去”。最終,明天開跑的24小時超馬比賽賽場上,共有來自11個國家和地區的14名頂尖選手參與角逐。

雞腳、內臟未能入菜單

作為極高強度的竟技項目,24小時超馬對於賽道的平整度要求很高,“通俗來說,就是腳輕輕掃過地面,不能有一點卡腳的感覺,一旦出現卡腳,要麼就把這個位置磨平整,要麼就貼上發光標識提示參賽選手”,朱鼎良介紹。

在賽道旁的指定位置,設置了選手的休息帳篷,配備3名工作人員,包括醫生、按摩師、補給員,解決如腳上起水泡需要處理、腳變大了需要更換鞋子、隨時補充飲品食物以維持體力等。

說到補充體力的食物,朱鼎良介紹,比賽過程中每2小時就會更換一次餐單,食品都由附近的星級酒店出品,衛生部門的工作人員隨時進行檢測。菜式包括了水煮蛋、醋溜土豆絲、上湯娃娃菜、雲吞、雞湯等,另外考慮外國選手的飲食習慣,專門有炸雞、薯條、意大利麵、通心粉等。“這份菜單我們修改過好幾次,外國選手不能接受動物內臟、雞腳這一類,所以都是大眾化的菜式”,朱鼎良表示。

計時器 軟件公司開發了2月

在朱鼎良看來,籌備超馬過程中最大的難題就是晶片計時器系統的開發。每位選手身上都會掛有號碼布,上面就安裝著晶片計時器,選手們每經過一次記錄區,就會在計時系統內產生一條數據。

這次比賽的賽道一圈為1 .15公里,當中設有兩個記錄區,這就意味著選手每跑一圈就會產生2條數據;按照選手們能夠跑250公里的成績,每位選手在整個長跑過程中就會產生將近500條數據。“我們有100名24小時的跑手,還有200名12小時和200名6小時的,數據量太龐大”,朱鼎良介紹,國際認證賽事對成績數據相當敏感,但國內沒有現成的軟件,因此找了專門的軟件公司改進系統,費時2個月。

系統改進好以後,朱鼎良的同事專門做了兩次24小時的實測,他在房間內設置了兩個記錄區,然後拿著用衣架架起的100張號碼布,來回地在兩個記錄區之間走了24小時,“像個傻子一樣走了一天,這樣才能導出數據,看系統是否能夠正常運作”。

●半馬

21公里線路各種細節講究

將於6月26日開跑的半程馬拉松,賽道基本上是在西樵山腳繞了一圈,途經國藝影視城、黃飛鴻獅藝武術館等景點,堪稱黃金旅遊跑道。

而這條賽道的測定一點都不簡單。主辦方介紹,這次半馬賽道,專門請來了測量過廣州亞運會和世界錦標賽馬拉松賽道的測量員馮宏德進行測量。測量過程中,他們要開著專用的機械車,車輪的胎壓調至特定標準數值,然後車子沿著距離馬路最邊處30釐米的路徑行走,從而測量出21.097公里的半程馬拉松距離。“就是說這條賽道的最短路徑是21.097公里”,朱鼎良說。

記者觀察發現,在半馬的前10公里賽道上有多個特別設置的需要調頭的位置。“這是伸縮位置,也是賽道設計的技巧之一”,朱鼎良介紹,在半馬的前10公里,每隔2.5公里就要設置一個水站,考慮到半馬參與人數很多,補給水站需要設置在較為寬敞的地方,因此便有了這樣的考慮。比如,10公里的水站設在西樵山門舊牌坊處,而從上一個水站到這裡的距離不足2.5公里,那麼就要在這段路中加入一小段需要調頭的路,以滿足距離要求。

水站、冰塊、海綿、灑水車多重“防暑”

6月末,佛山通常進入“高溫模式”,如此炎熱的天氣進行長跑,中暑是頭號大敵。據瞭解,在21公里的賽道上,共設有9個水站,比田聯的標準還多一個,前10公里每隔2.5公里設置1個,後面則是2公里設置1個。供應量方面,每位選手平均配置三公升飲用水,而每個水站都配備了足夠4000人同時補給的水量。朱鼎良說:“就算所有選手都湧到同一個水站喝水,都不會出現斷水的情況”。

除了喝水,還有各種降溫措施,如在5公里、7.5公里、14公里、16公里和19公里都設有專門的海綿站,配有海綿和冰,選手可以拿海綿吸上冰水擦臉降溫,其中7.5km與14km還有兩台環衛大水車,將會改裝成噴淋水喉,給選手噴水降溫。

“救心機”一公里一台 戰地醫院備用

除了中暑,半馬比賽中常見的問題便是扭傷跌傷和心臟驟停

在下週末舉行的半馬比賽中,賽道上共設有9個醫療站,並配置了20台A E D機(心臟除顫儀),而每隔一公里,就配備了一台。“這樣的密度在中國的賽場是罕見的”,朱鼎良介紹,組委會剛提出這個想法的時候,發現虔南海區在確保醫院使用的前提下,可以調動出來的A E D機數量遠遠不夠,“政府部門馬上拍板,進行採購”。由於A ED機的重量較重,每一台儀器都專門配置了一台自行車,一旦出現情況,醫療人員騎上自行車最多只需要騎行500米就能對選手及時施救。

此外,現場還有6台救護車,分別停在10、14、16、18、20公里處,而位於12.5公里附近的南海區第五人民醫院還有一台備用救護車。“一旦有任何一輛救護車接上傷者奔赴醫院,這台備用車就能馬上開過去補位”,朱鼎良介紹,除了這樣的補位調度,越到賽程後段出現危險的機率越高,因此A ED機和救護車的調度還有更細緻的技巧。比如停在3公里處的A E D機,在選手們都跑過這個節點以後,可以往回騎行4公里,到20公里處待命;這樣就確保了越到後段,保障措施越充分。

在賽道周圍,還有40名醫師跑者,他們會分時段出發,和選手一起陪跑;60名嶺南醫療輔助隊隊員在賽道兩邊負責緊急處理;還有200名南方醫科大學大二大三的學生,每100米站崗1人,隨時監控整個賽道的選手情況。

“以防萬一,我們還設了一個‘戰地醫院’”,朱鼎良介紹,戰地醫院設在位於西樵大橋附近的南海中學禮堂,萬一有突發群體事件,選手們把醫院的急症室都占滿的情況,戰地醫院就會啟動。

熱知識

體重下降5% 要暫停比賽

在跑步過程中,全部選手每隔4小時就要稱重一次,如果體重比開賽前下降超過5%,說明選手基本已經處於脫水狀態,組委會將要求其暫停比賽,並在休息區喝水、吃東西,待體重恢復後才能重新上跑道。

採寫:
南都記者 關婉靈
實習生 莫止霞